拼命加载中···

对话曾光:当时专家组去武汉没见到省市主要领导,是遗憾!

(原标题:对话曾光:当时专家组去武汉没见到省市主要领导,是遗憾!)


3月24日下午,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教授做客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健康时报主办的《人民名医》直播节目,就新冠肺炎疫情趋势研判接受采访。

 

对话曾光:当时专家组去武汉没见到省市主要领导,是遗憾!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教授做客《人民名医》直播节目

 

“不能用SARS来推断新冠疫情什么时候结束。”

 

很多人一直在问:疫情到底什么时候结束?曾光教授表示:“目前全球疫情愈演愈烈,我现在考虑的不是什么时候结束,而是什么时候到高峰,以及对经济、社会等带来什么影响。”

 

回顾全球新冠确诊病例数,第一个10万用了67天,第二个10万用了11天,第三个10万只用了4天,下一个10万可能只需要2~3天。

 

曾光教授表示,“我们有SARS防控的经验,但是用SARS的经验,套用在新冠病毒,显然是不行的。因为两者不同,SARS的病死率明显高于新冠病毒,但新冠病毒传染性明显高于SARS。”

 

SARS潜伏期没有传染性,SARS再严重,敌我界限是清楚的,容易识别和控制。但是新冠病毒潜伏期有传染性,很容易跟其他呼吸疾病混淆,比如流感、其他病毒引起的肺炎等。

 

另外,SARS在中国开始,也在中国结束。但新冠病毒现在还不知道是从哪开始的,不知道在哪收尾,肯定不会在中国收尾。因此,现在谈什么时候结束还为时尚早。

 

至于会不会像流感一样成常态化,曾光教授表示,有向这方面发展的趋势。“但是我们要看到,现在疫情风暴中心在欧洲和美国,还要看到一个很严重的现象——现在南半球的疫情如澳大利亚已经1700多例,相当于武汉封城时中国全国数据的3倍。”

 

按照季节,北半球在走向春天,南半球走向冬天。如果说进入春天有利于疫情结束,那么南半球进入冬天却有利于病毒传播。

 

目前全球疫情形势越来越严峻,更多需要考虑的是各国怎么防治,有什么好的经验,如何携手遏制传播。“只要有一个国家还存在疫情,我们就不能宣布胜利。”曾光教授说。

 

“当时专家组去武汉没见到省市主要领导,是遗憾!”

 

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对于封城的决策,曾光教授表示这不是某个人提出的,是专家组共同讨论的结果。对于封城,专家组的观点是一致的,包括钟南山院士在发布会上发表的结论,也是代表专家组的意见。

 

曾光教授表示,应对冠状病毒,国内有三次经验。一次是2003年的SARS之战,一次是2009年的甲流,再就是这次的新冠病毒。

 

回顾2003年SARS之战的经验,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当时专家组成员可以直接跟决策者对话,专家组的建议能很快被采纳。“这次疫情发生时,当时我们到武汉,没有见到省市主要领导,专家组的声音没有被及时听到,这是遗憾。”

 

“当时我们提出武汉封城的建议时,全国病例数只有300余例。封城时比提建议的时候翻了一倍。为什么采取封城这么果断的措施,后续还会出现这么多病例?这是因为在封城之前病毒有个潜伏期,大约半个月左右,再‘刹车’,半个月的能量要释放出来,就有了之后的情况。”曾光教授说。

 

“不论佛系抗疫,还是群体免疫,就等于在病毒面前投降了。”

 

最初疫情在中国暴发时,我国控制力度非常大,在人类对抗传染病历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但却并没有引起其他国家的警惕。面对此次疫情,国外显得那么佛系。

 

2009年甲流疫情,中国采取了非常严格的管控措施,国内没有出现大规模流行。“当时欧美国家没有采取这么严格的措施,也没什么问题。虽然现在回顾来看,当时我们确实有点过度反应,但是却没有白做,我们得到了一次全民锻炼、一次真正的战争演习。”曾光教授说,这次新冠疫情袭来时,欧美国家有人想“中国人又忙活去了,我们不忙活”,这种思想和“经验”很可能害了他们。因为对于疫情,宁肯过火一点,不能疏漏,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截至北京时间3月23日12时,除中国外,已经有187个国家和地区出现了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多国也陆续意识到形势严峻,开始严格防控,也不再佛系了。只是,现在才改变,对抗疫情的难度变得大多了。

 

“这就像大人告诉孩子应该怎么做,但孩子往往听不进去,只有自己摔了跟头,才学会慢慢积累经验。”曾光教授说。

 

“各国疫苗研制是友谊竞赛,不是你死我活的竞争。”

 

对抗新冠疫情,关键还是疫苗或者特效药。目前中美两国的疫苗都取得了一定进展。

 

“疫苗研制,目前我们能跟美国齐头并进,跟我们以前积累的经验有关系。”曾光教授介绍,虽然SARS疫苗因为疫情的终结而“夭折”,但它的研制相当于给新冠疫苗做了前期准备,因为两者都是冠状病毒。

 

现在的疫苗研制就像跑马拉松,大家都在往前跑,开始跑在前面的不一定一直跑在前面。而且疫苗最重要的不是研制速度,而是安全性、有效性等因素。

 

“我觉得一定严格按照正常程序走,可以开绿色通道,但不能迁就。”曾光教授表示,“不论哪个国家先研制成功,中国也好,外国也好,都是人类的福音,全人类获益。这是一场友谊竞赛,不是你死我活的竞争。”

 

另外曾光教授提醒,冬春季节,疫情平稳后,大家还是应该谨防其他肺炎疾病。“实际上人类的敌人有好多,病毒、细菌、寄生虫等,比如常见的肺炎链球菌在细菌感染中杀伤力就很大,不但能引起肺炎,还能引起脑膜炎。”

 

尤其对于老年慢性病患者来说,不管是新冠肺炎,还是其他肺炎,都需要同样防范。跟新冠肺炎相比,肺炎链球菌肺炎已有疫苗可用,全球绝大多数国家都已有成人接种的13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不过目前我国13价疫苗只批了给儿童的,成人适应症还未审批。

 

“如果新冠肺炎和肺炎链球菌肺炎两者叠加,是非常危险的。”曾光教授表示,目前我国流感疫苗、肺炎链球菌疫苗接种率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这方面还需要加强防控力度,尽快审批13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应用于成人。

精彩推荐